意味着什么,自治区建立首家

新华社长春5月17日电题:生命,为祖国澎湃——追记海归战略科学家黄大年

□本报记者张丽霞

新疆青年网讯 6月30日,“科普新疆”数字资源库共建共享及专业实训基地建设签约仪式在乌鲁木齐举行,自治区科协分别与同方知网技术有限公司、乌鲁木齐地铁广告有限公司、新疆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签订协议,利用各自资源优势,共同开展科普宣传。

新华社记者吴晶、陈聪、周立权、张建

11月30日,自治区全民科学素质行动实施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召开。会议明确指出,到2020年,我区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超过8%。

“科普新疆”数字资源库主要通过自主开发、社会征集、资源共享和购买等形式,集成各类数字化科普产品15余万种,涵盖了科技文化、生命科学、自然宇宙等多门类知识。此外,资源库还汇集了微电影、微视频、动漫等多种类型。并根据各族群众科普需求,将各类视频资源科学划分为十个栏目,还编排组合了汉语、维吾尔语、哈萨克语等节目单,每个节目单为1至2小时,均由几十个短小视频组成,对群众进行精准科普。资源库可作为社会性公益资源免费开放,供公众浏览观看。公共媒体也可通过相关端口进行免费下载,进行更广范围的传播。

题记:“人的生命相对历史的长河不过是短暂的一现,随波逐流只能是枉自一生,若能做一朵小小的浪花奔腾,呼啸加入献身者的滚滚洪流中推动历史向前发展,我觉得这才是一生中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

超过8%意味着什么?它对我区各级相关部门提出了怎样的要求?记者为此专访自治区科协党组书记李春阳。

据自治区科协党组书记、副主席李春阳介绍,资源库内容及专业科普视频节目单可通过多种形式传送到多类终端,全方位覆盖各类人群。如各县市区建设的户外LED大屏、室内社区小型屏媒、城轨交通屏媒、电脑、手机等。公众可通过个人专用的信息工具,通过自选点播的方式,下载和播放自身需要的各类科普节目,通过切身感受,在潜移默化中接受更多科普的知识,让全民科学素质得到提升。

——摘自1988年,黄大年的入党志愿书

要抓“关键少数”“会议明确提出,2020年,全区公民具备科学素质比例超过8%的目标,吹响了提升全民科学素质整体水平‘集结号’。”谈及此次会议的意义,李春阳如是说。

“此次与同方知网技术有限公司、乌鲁木齐地铁广告有限公司以及新疆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签订合作协议,旨在与社会各方面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开展更加深入的合作,不断创新科学传播方式,丰富科学传播内涵,让更多有口碑、有影响力的企业单位和社会组织加入进来,共同为新疆各族群众科学素质的提升和社会和谐稳定做出积极贡献。”李春阳说。

2017年1月8日,科学的星空中,一颗璀璨的明星悄然陨落。

“全民科学素质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科学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李春阳告诉记者,“十二五”期间,尽管我区公民科学素质比例提升迅速,但并不能有效支撑创新型新疆建设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7年前的那个冬日,他顶着纷飞的雪花,从英国归来,大步流星走进这里的时候,震动海外。有外国媒体报道说:“他的回国,让某国当年的航母演习整个舰队后退100海里。”

据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抽样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全区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达到3.97%,比2010年的1.20%提高2.31倍,超额完成“十二五”我区公民科学素质达到2.28%的目标任务。

他就是国际知名战略科学家黄大年。

“从3.97%提升至8%以上,存在一定难度,”李春阳说,“按照中国科协的规划,2020年,我区全民科学素质比例应该达到6.5%,我们想‘摸摸高’,定了超过8%的目标任务,就得‘豁出去干’。”

“科研疯子”——“中国要由大国变成强国,需要有一批‘科研疯子’,这其中能有我,余愿足矣!”

李春阳说,今后4年,大幅提升全民科学素质水平,将是自治区科协工作的主要目标之一。“我们将围绕自治区的总目标,通过重点人群科学素质行动,带动全民科学素质整体水平跨越提升,同时,大幅提升公共服务能力,壮大科普人才队伍,健全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长效机制,加强社会动员、监测评估等机制的进一步完善。

2016年2月14日情人节,黄大年在微信朋友圈写道:

“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仅要抓青少年、农民、城镇劳动者等重点人群,还要下大力气抓‘关键少数’。”李春阳说,科学素质是一个综合表现,并不与学历、职位高低成简单的正比关系。发展好不好,关键看领导,生活富不富,关键看干部。全民科学素质需要提高,各级领导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中的“关键少数”,更需要尽快率先提高。

“……真正从事科学的人,往往看重与事业发展攸关的情谊群体,面对‘知音’常有相见恨晚的遗憾,发展的是与众不同的情……”

那么,如何有效提高“关键少数”的科学素质?李春阳说,从整体而言,就是要继续提升干部队伍的综合素质,培养他们科学的思维方式和工作方法,推进重大决策科学化,以此影响并带动“绝大多数”,进而提升全民科学素质。

科技部有关负责人对此印象深刻:“当时我们有一项地球勘探项目,缺一个领军人物。我去长春找了他,第二次见才敢开口求他。因为这个上亿元的项目他分不到一分钱……”

两条腿走路新疆是一个少数民族聚居区,科普工作的开展,有其相对的特殊性。一方面,由于特殊的社会文化历史特点,一些陈规陋习仍然左右着人们的行为方式;另一方面,由于地处反分裂反恐斗争最前沿,境内外宗教极端势力和民族分裂分子与我们争夺青少年的斗争从未停止;同时,在新疆开展科普工作,还面临着最真实的现状,科普战线长、难度大、投入的成本高。李春阳说,未来,传统媒体的科普报道,仍然是基层各族群众了解科技知识和原理的主要渠道。我们会一如既往地定期出版《知识—力量》《科学与生活》等少数民族文字科普杂志,同时,继续免费发放科普挂图。从2013年开始,历经3年,自治区科协共计自主开发维汉文、哈汉文系列科普挂图975套、1200幅,覆盖了全区各地所有设施农业、特色林果业和特色种植业的种植技术、防止病虫害等知识;覆盖了不同区域牛羊、骆驼等区域特色的养殖业养殖技术、防疫病等知识。目前,所有挂图已全部免费发放基层,成为我区推进农村科普工作的重要手段。

“没问题。”如此痛快的回答让对方愣住了……

然而,随着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公众获取科普信息方式发生根本变化,传统的科普方式已经明显力不从心,急需我们创新科普的形式、内容、手段、渠道等。

大家并不知道,黄大年看中的是这个项目瞄准的尖端技术——就像在飞机、舰船、卫星等移动平台上安装“千里眼”,看穿地下每一个角落。早在上世纪90年代,美英等国已使用这项技术进行军事防御和资源勘探。

“科普信息化为科普传播打开一扇新的窗户。”李春阳说,在新疆,推动科普工作,要把传统和现代媒体结合起来,两条腿走路,而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等为特点的信息技术与科普深度融合,将成为我区“十三五”科普工作的主力手段。

大家更不知道,几年前,黄大年的父母相继离世时,他在国外忍痛未归,攻关的正是这个技术。

今年,自治区科协通过自主开发、社会征集、资源共享和购买等形式,集成各类数字化科普产品15万余分钟,建成全疆首家“科普新疆数字资源库”,不仅补齐了我区公共科技服务类产品缺乏的“短板”,还将已集成的数字化科普产品通过同方知网等知名网站、户外LED大屏、室内社区小型屏媒、手机客户端等形式传送到天山南北。

一天都没有等。他提出“从移动平台、探测设备两条路线加速推进”;他向吉林大学打报告,创设移动平台探测技术中心,启动“重载荷智能化物探专用无人直升机研制”课题。

李春阳说,以后,自治区科协将依托“科普新疆数字资源库”,加大对农牧区、集中连片贫困地区等重点人群的科普信息服务定制化推送,用现代文化巩固农村的先进文化阵地,帮助农牧民树立起积极向上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让更多农牧民成为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牧民。

没有机库,他在地质宫门前寻了块儿空地,拉着团队挥汗如雨忙活个把月。

人人身上有担子科普是个庞大的工程,科学素质的提高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实现,它需要各个方面的共同努力。

机库建成第二天,出事了。

李春阳呼吁,社会各界都参与到各类科普活动中来,让科普成为全社会共同任务,人人身上要有担子。

“这是违章建筑,必须得拆!”有人开着卡车来就要动手。

李春阳说,发展经济、维护稳定、保障民生、生态保护……社会经济发展的各个领域,都离不开科技知识。本次大会更让他看到,一个以科技创新为主的全面创新的时代已经到来,科技维稳、科技惠民、科技精准扶贫将大有作为,所以,要重视科技创新和人才培养引进,增加必要的投入。

原来,他们不清楚审批程序,只给学校打了报告,没有履行相关手续。

“虽然很多投入不能马上见效,需要长时间积累,但是,这些钱保证不会白花。”李春阳建议,各级党委、政府,各部门单位和社会各界都要提高对科学普及工作的认识,强化各级政府的主体责任,进一步加强对科学素质工作的重视和领导,不断加强政策环境和支撑保障,将科学素质工作融入各个部门当中服务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

“不能拆!我们打过报告的。”黄大年急了,一边喊一边往卡车前一躺。阳光正强,他眯着眼睛,就这样躺着。他的几个学生马上也在他身边躺下……

“特别是‘访惠聚’驻村工作队和‘民族团结一家亲’结亲干部要充分利用深入基层的机会,承担起科普的责任,成为传播科学知识和现代文化的重要力量。”李春阳说。

事情传开了,有人说黄大年就是个“疯子”。他不在意:“中国要由大国变成强国,需要有一批‘科研疯子’,这其中能有我,余愿足矣!”

“前不久,我们跟各地州县市签了200多个LED大屏的合作协议,但在履约过程中,社会认知还需要提高。”李春阳说,只有社会各界都发挥传播科学的作用,才能在全社会推动形成讲科学、爱科学、学科学、用科学的浓厚氛围。

不疯不成魔。

李春阳建议,把科学素质测试列入选拔人才的考核内容。一旦科学素质测试和各种人事考试挂上钩,原本不受相关部门和社会重视的科普工作立刻会成为“香饽饽”。

就在这种“疯魔”中,我国在这一项目的数据获取能力和精度与国际的研发速度至少缩短了10年,而在算法上,则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同时,要把科学精神作为创新教育的重要内容。要着力转变传统的教育理念,从小培养孩子们的科学兴趣和创造能力,将科学精神的教育融入青少年的课堂教学和课外活动,体现在思想道德培养、科学文化知识学习和实践能力锻炼的各个方面。”李春阳说。

“拼命黄郎”——“我是活一天赚一天,哪天倒下,就地掩埋”

回国7年,黄大年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出差。

“白天开会、洽谈、辅导学生,到了晚上别人都休息了,他就坐午夜航班去出差,因此人送绰号‘拼命黄郎’。”

“拼命黄郎”的一天大多是这样度过的:

早起,冷水洗脸,一大杯黑咖啡,转头埋在小山似的资料中。

中午,大家去食堂,他盯着电脑喊一声:“两个烤苞米。”没有烤苞米,他就从书包里掏出两片皱巴巴的面包。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发布于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意味着什么,自治区建立首家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