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行星的最后遗产,蛙儿子在中国遇到的

本文来自“我是科学家”·|

“喏,这些东西你都可以带。随便你挑,可得仔细想想啊,前路漫漫,不带今后就没得用啦。”墨镜黑衣男随手指了指脚边的一堆东西,品种繁多色彩各异,在阳光下折射出无数个闪耀的小光点,仿佛正在嘲讽我一筹莫展的样子。“嗯,对了,这也是你们的作文题,要记得好好写,有60分呢。”

地球是一张舞台,生物界的繁荣明灭则是这台上的舞曲。我们的祖先一路走来,在亿万年的演化乐章中幸存至今,一路的定数与巧合足以令人唏嘘。可更大的事实是——这张舞台本身便是一个幸存者。它有其自身的过往,而且在这段过往里,也不乏其自身的幸运。

在《旅行青蛙·中国之旅》中,有了“中国国籍”的蛙儿子沿途结识到更多新伙伴,并与它们一起“合影留念”。在儿子寄回的精美照片中,偶尔会出现这样一种小鸟——它们生活在水边,长着一张“奇形怪状”的嘴巴。

图片 1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微博

图片 2早期太阳系的艺术想象图。图片来源:NASA/SOFIA/Lynette Cook

图片 3《旅行青蛙·中国之旅》

我苦笑着看了看手中的背包,背包就这么点容量,要想走完剩下的路,非得想个办法装满那些最有用的东西不可,或者换个说法,尽可能的让我这个背包中的东西价值最大化。这是个问题。

太阳系只有8颗行星,这是一个看似稀松平常,仔细一想却有点不太对劲的事实。按照天体演化理论,太阳系内物质的总量足以凝聚出成千上百个类似今日水星大小的原行星,可现在它们在哪儿呢?放眼夜空,除了已知的8颗行星以外,其他的一个都找不到。它们早就毁灭了。在太阳系历史头1/10的时间里,它们统统消亡殆尽。在这场被称为“冥古宙”的宇宙浩劫中,只有区区8个幸运儿成为游戏的最终赢家,在后续的太平岁月里,回荡着波澜不惊,甚至还保有一丝精妙与和谐的余波。

现实生活中,这样的小鸟似乎非常罕见,它们究竟是谁呢?

身为一个数学学生,问题总是要解决的。首先我需要理清思路,给每个物品定个价值,很快就要用到的东西定个价值1,暂时用不上的物品通常也会永远用不上,那么定价为0,每天都要喝不喝会死的东西例如可乐…定价当然是10,总之先整理一番再说。比较幸运的一点是这个背包看起来采用了高弹性面料,对于面前的这堆小物件,我暂时不用考虑物品的体积问题。然则作为一只长年不锻炼身体的死宅,负重超过一定重量的话即使喝了可乐我还是会死,因此除了物品的价值,我还需要考虑的因素就只是它们的重量了。

要想证明这些“失落的行星”曾经存在过,需要扎实的证据。很难想象,早已毁灭的原行星的残片,居然真的以实物的形式保存了下来。上周(2018年4月17日),瑞典的法尔汉·纳比埃(Farhang Nabiei)教授率领的科研团队在《自然通讯》上发表通讯,报道了对冥古宙原行星遗存物质的研究。这些物质太过微小,以至于只能在电子显微镜下才能一睹端倪;可它的母星却十分庞大,庞大到足以在今日的8颗行星间并踵齐驱。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发布于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失落行星的最后遗产,蛙儿子在中国遇到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