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吹的比唱的更好听,无穷多个世界

人为什么会跑调?

即使身为人类中唱歌的佼佼者,歌剧演员也避免不了跑调。相比起来,大部分乐器则用键、孔或者按钮的组合来制造固定的声音,调音得当的话,这些声音能完美匹配音阶里的音符。

但还有些像小提琴和长号之类的乐器,则和人的嗓子一样,能发出连续的音频,因此它们也会像歌手一样走调。

不过事实证明,乐器演奏家即使跑调也没歌手那么离谱,而且歌手走调的次数还是比小提琴家之类的多。这么看来,智人要进化成“乐人”(Homo vocal virtuoso),前途可谓惨淡,不过,这么比真的公平吗?小提琴和长号是专为制造乐音而生,把乐器调好音,把弓放在弦上特定位置,它就理应稳定地产生声音。我们真的应该对嗓音抱持同样期待吗?

我们的声调来自喉部(有时也叫声匣),它位于肺和嘴之间,由软骨、肌肉和咽喉处的膜状声带等结构组成。当空气流经声带时,膜会振动,其效果类似于用梳子和蜡纸做成的卡祖笛(kazoo)。

图片 1把蜡纸对折,折痕蒙在梳子的齿上,再用透明胶带轻轻固定,就能做成简易卡祖笛。用干燥的嘴唇接触蜡纸,然后发出“嗯嗯”、“哼哼”、“嘟嘟”的声音,震动就能传递到这个简易卡祖笛上使其发声。图片来源:ourpastimes.com

和卡祖笛一样,膜紧绷时发高音,放松时则发低音。试试一边摸自己的喉结一边说“嗞”,感觉到什么了吗?但是气声说 “嘶”的时候,你把这些膜晾一边了,它们便不再振动,试一下,确实没有振动吧?

但是嗓音有其弱点,喉咙是由一组复杂的相互联系的肌肉控制的,一块肌肉要升降音调时,还得仰赖于其他肌肉的表现。此外,肌肉毕竟是肌肉啊!肌肉使用过度是会疲劳的。它们也会随着我们成长、学习和变老而改变。但乐器不一样,它们是经常校准的专业工具。

然而,总是有一些浑水摸鱼的猪队友们(这里特指“”,与智商无关),别人朝五晚九,他们朝九晚五,优哉游哉地等待勤劳的队友们刷完任务条,自己心安理得地坐享其成

既然“魔鬼”给世界带来恶与苦难,至善的“上帝”为何还允许“魔鬼”存在?来源:wordpress.com

(译 / 芳斯塔芙)在哺乳动物中,我们人类算得上擅长使用嗓音,只要稍微升个音降个调,就能唱首歌,说句话,撒个谎或者给个暗示什么的。使用嗓音需要模仿学习我们听到的声音,婴儿牙牙学语时有一部分就是这么做的。

作为人类,尤其是那种不爱惹事的老好人,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

相关的果壳网小组

  • 观星者
  • 万物至理
  • 生活大爆炸

唇喉之战,谁才是理想的发音器官?

为了公平起见,我们不拿唱歌跟乐器比,我们跟吹口哨比。吹口哨是让空气通过一团颤动的细胞从而发出一系列连续的音调,跟唱歌很像,只不过吹口哨用的不是喉咙而是嘴唇。

在实验室里,我们给人们听一些简单的旋律,让他们唱出或者吹出这段旋律,然后,我们再对比目标音调跟他们实际发出的音调。人类每天花好几个小时控制自己的音调,来传达爱意,表露伤感或展现愤怒。但即便这样,更接近目标音调的还是人们的口哨声

即使公平公正地较量,嗓音还是输给了口哨。

研究黑猩猩、大猩猩和红毛猩猩的交流会发现,猿类用嗓音能做的事情超乎我们想象,但还是远远不及人类发音的技巧和丰富多样。这表明人类使用声音的技巧是在我们祖先和其他猿类分家后演化出来的。这些研究还告诉我们,操控嘴唇的能力更早些演化出来,这或许能解释我们的发现。

也许给演化的时间太少,以至于它们来不及给喉咙调好音。也可能是喉咙刚调到让我们多数人能够好好讲话,假如还要求唱得好,就有点过分了。

参考文献:

  1. 付艳芳, 唐李斐, 万军庭,等. 细菌的信息交流[J]. 氨基酸和生物资源, 2004, 26(4):62-64.
  2. Wang M, Schaefer A L, Dandekar A A, et al. Quorum sensing and policing of Pseudomonas aeruginosa social cheaters.[J].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2015, 112(7):2187-91.
  3. Asher Mullard, Cheating bacteria could treat infections, nature, 2009-1-21, . 2009.47.html

佩奇的“上帝”视角

佩奇从2006年起研究第一种多重宇宙理论,在2008年写了第一种多重宇宙与上帝的关系。那么,佩奇如何为上帝的存在辩护呢?他的主要论点是,多宇宙恰好比单一宇宙更简单,上帝创造多宇宙要比创造单一的、被微调的宇宙更简单。

到了2009年,佩奇开始研究量子力学的多世界理论,2012年12月写了一篇文章,从神学角度来论证量子力学多世界解释。我觉得佩奇的论点是对魔鬼难题的一个回答。他的出发点是,上帝是至善的,我们这个宇宙是最好的。

他觉得,这个出发点比科学中常用的出发点要好。科学的出发点是,最正确的理论是最简单的,换句话来说,我们的宇宙之所以存在,因为解释它的理论最简单。然而,我们会问,什么是最简单?如何判断一个理论比另一个理论更简单?是弦论最简单,还是一个认为什么都不存在的理论更简单?

如果我们接受佩奇的建议,我们的世界是最好的,那么我们需要给“好”下一个定义。这离不开自觉生物的存在。对一个无生命的物体来说,无所谓好无所谓坏。一个生物感到幸福,那么就是好的。更多的生物感到幸福,那么就是更好的。既然如此,我们这个世界为何存在不幸?为何存在恶的行为?人为何会死?

佩奇认为,如果上帝存在,那么他不会以单个个人的标准来定义好,他会以整体的感受为标准来定义好。也就是说,两个人都感到好比一个人感到好更好。如果上帝自己也感到好呢?那就更好。

上帝完全可以让这个世界没有苦难,这样,他就该设计一个动力学理论来代替量子力学。例如,可以设计一个新的量子力学,其中每次测量导致的波函数塌缩是唯一的,并且这种塌缩总是给出好的结果。例如,在新量子力学中,薛定谔的猫不会死。假如这样,新量子力学能够保证人类会存在吗?这是一个问题。毕竟,人类存在是一个非常偶然的事,很难通过决定论来实现。

在多世界解释中,凡是可能发生的都发生了,尽管不在一个世界中。所以,人类的存在是得到保障的。在存在得到保障的前提下,苦难却是不可避免的。

在一个世界中,你生活得很痛苦,但在另一个世界中,你很幸福,所以“好的总和”并不小。另外,一个简单的量子力学定律成立,在上帝看来是美的,他的感受是好的。上帝会作出一些牺牲让人类更幸福,但他不会牺牲自己的所有感受。

以上,就是佩奇觉得神学(单一神论)与多世界是吻合的主要原因。

图片 2

按照多世界解释:在一个世界中,你和女朋友结婚了,子孙满堂;在另一个世界中,你们没有结婚,孤独终老。来源:wordpress.com

在佩奇的论证中,自由意志问题也出现了。佩奇认为自由意志不存在,不过他也认为,无法用“我们的世界是最好的”这一前提来排除自由意志。我倒是觉得,自由意志与智慧息息相关,我对智慧是信任的,所以我也信任自由意志。自由意志以佩奇的论点来看,应该会增加好,而不是相反。

我觉得佩奇的这个论点很有趣,尽管还存在很多问题。例如,如何将“好”量化?如何猜度上帝的“好”?

最后,他的理论表面上还与费米悖论有关。如果感受到好的生命多了这个世界会更好,那为何我们至今没有看到外星人?还是说,我们不幸生活在多世界中一个非常贫乏的世界里?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发布于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什么吹的比唱的更好听,无穷多个世界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