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星际穿越,制酒器精确调出鸡尾酒

图片 1艺术家绘制了5颗有可能类似于地球的已知太阳系外行星,从左向右依次是:开普勒22b,开普勒69c,开普勒452b,开普勒62f,以及开普勒186f。最右侧那颗则是我们的地球。有了更先进的望远镜,科学家或许有能力在诸如此类的太阳系外行星上发现生命存在的迹象。图片来源:NASA/Ames/JPL-Caltech

(文/大卫·萨尔兹保)你说tomato,我说tomahto;你说lanthanide,我说lanthanoid(镧系元素)。有没有人认为艾米说lanthanoid时犯了个错误,因为正确的写法是lanthanide。如果你确实这么认为,那放学后留下擦黑板吧,艾米是对的。尽管90%的科学讲座都使用lanthanide,但在IUPAC(国际理论化学和应用化学联合会)孜孜不倦工作的成员们希望我们使用lanthanoid。生活大爆炸在为此称呼做推广。

图片 2

(艾麦乐 编译)在宇宙的其他地方搜寻生命,即将进入一个新的纪元:借助未来技术上更加先进的望远镜,科学家将有机会研究潜在宜居行星的大气。人类还没有找到可行的方案前往这些行星展开近距离研究,但包围在这些行星周围的化学混合物,或许能够揭示生命的存在。

图片 3

我们都知道鸡尾酒是以朗姆酒、琴酒、龙舌兰、伏特加、威士忌等烈酒作为基酒,再配以果汁、牛奶、咖啡、糖等其他辅助材料,加以搅拌或摇晃而成的一种饮料。多种元素自由搭配,这就造就了上千种不同口味的鸡尾酒。作为一名调酒师,光凭经验来调酒是远远不够的,可是难道要让他们使用量筒和烧杯来调配吗,这又太过繁琐。这时候就轮到我们这款新奇的装置大显身手了——制酒器v2.0。

没有任何一种单一成分能够成为外星生命存在的“确凿证据”;没有任何一种大气混合物能够明确宣称,“这里有东西活着!”(至少,科学家知道的还没有。)在遥远的距离上搜寻生命存在的证据,需要承担一个沉重的负担:任何看起来像是生命的迹象,实际上都有可能是某些精巧到连科学家都没有想到的非生物过程产生的。

帮帮忙吧!这个单词是“Lanthanoid”。

在2011年的鸡尾酒机器人展览会(Barbot)上,我们发现了一款显眼的制酒装置,乍看之下它就像一堆烧杯和量筒的集合体,实际上它是融合了化学实验室、日式庭院的一个鸡尾酒制造器。相比于上届大会上推出的1.0版本,这次的制酒器可是有着质的飞跃。它一共由6个排液器(可选数量)和一个全新时髦的控制器组成。

因此,除了考虑外星行星上的生命看起来会是什么样子以外,科学家还必须考虑到各种可能产生同样标记的非生物过程。现在,科学家正绞尽脑汁,想出可能产生这些“误报”的实例。只有这样,当观测数据真正开始出现的时候,我们才不至于会一步踏错。因为,比在宇宙的其他地方找不到生命更糟糕的唯一一件事情,或许就是我们以为自己找到了,然后又发现其实并没有。

镧系元素在元素周期表中处于特殊的位置,通常被放置在最底部。如果一个原子的质子数处于57至71之间,那么恭喜了,它就是镧系元素。镧到镏元素外层留有14个电子的空间,原子最外层轨道(叫做“f-电子层”)可以被填满。奇怪的轨道特征使镧系元素成为现代科技中奇迹的创造者。

化学实验室

图片 4

一眼望去,这款机器最独特的地方就是那些典型的实验室玻璃器皿:500毫升的细颈瓶和10毫升的量筒。

图片 5

细颈瓶上装着一个橡胶塞子,上头一共钻了两个孔。每个孔上都插着根刚性FDA(食品及药物管理局)食品级塑料管,一长一短。长的那根可以一直伸到瓶底,而短的那根只是稍稍插入瓶中一点。

如果细颈瓶中盛有液体,那么使用这种塞子就可以一边将气体从短管压入,一边让液体从长管中出来了。这就是化学实验室中的经典装置,又被称为“洗瓶”。

假设空气是纯净的,那么用这个方法来抽出液体,既安全又卫生。此外,抽出瓶外的液体量取决于空气压力、液体深度、导管中的空气阻力等等。因此,如果不借助一些度量器材,我们很难知道到底有多少液体被抽出瓶外,这时候量筒该闪亮登场了。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发布于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无法星际穿越,制酒器精确调出鸡尾酒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