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杰克 Ma)继承者张勇,基于比特币现金B

第0章 引言 现在市场上有不计其数的区块链项目,多如牛毛,各个项目都认为自己是最牛逼的,都声称自己能改变世界。区块链1点零,2点零,3点零,现在已经有项目喊自己是区块链5点零了。在这样下去,区块链250点零也很快就要到了。 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的区块链吗?这个世界到底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区块链。 第1章 以太坊的智能合约 以太坊被称为区块2.0,以太坊的成功,带来了区块链恐怖的创新热潮,无数的区块链操作系统项目被发明出来,都称自己是公链。给整个行业带来了公链之争。如果你做一个区块链项目,如果不能实现以太坊的功能,好像就是一种耻辱的落后。比特币就是被太多人称为落后的技术。 比特币作为一个笨协议是一种耻辱的落后吗?完全不是,基于比特币现金的二层网络可以实现所有以太坊的创新,同时可以保持很低的手续费和无限的可扩展性。 以太坊的做法是将合约代码托管到区块链上,并且要求所有的节点执行计算这些代码。托管到区块链上就可以获得合约代码不可修改,所有节点执行也是必然会产生相同的结果,所以使用代码的用户是不需要单独信任一个节点的,他只需要相信这个以太坊网络,就可以获得确定性结果。这就是我们讲的代码无须信任化,就是不需要单独信任某个单一的节点,甚至是可以自己运行一个非挖矿节点来验证。 我们举个例子会更清晰,在以太坊上执行了一整年的eos众筹合约的基本原理是这样的,用户会向eos的合约地址发以太币,用以购买代币,合约每隔23小时会计算一下收到多少以太币,然后使用200万除以收到的以太币总数,就得到一个以太坊可以买到多少个eos,然后合约就可以计算出每个用户购买到多少代币,最后用户可以调用合约来取回他买到的eos代币。 使用以太坊来执行这个合约得到的好处是,合约代码是托管到以太坊区块链上,公开透明,不可篡改,规则是定死了的,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用户只需要相信以太坊这个网络不会出问题,那就可以通过这个合约来购买eos的代币,保证童叟无欺。 而问题是这样的,手续费很高,以太坊可处理的交易数量非常少,平均每秒太约能处理15到30笔。这个问题是非常大的,可以让使用一种攻击手法来获得更便宜的价格。 eos的众筹是同时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展开的。我们称直接通过eos合约来购买代币称为一级市场,通过交易所来买代币,称为二级市场。 eos的合约是每23小时结算一次,在离结算前10分钟,一般一级市场的价格会大大低于二级市场,然后在最后10分钟内,就会有大量的人涌入进一级市场买币,并且在二级市场卖出,通过这样来实现搬砖套利。 而在这10分钟内,如果有人对以太坊全网发起大量的交易,就可以堵塞整个网络,以防止别人往合约地址里转币,从而维持一级市场的低价。这样的事情发生过非常多次。 前一段时间的佛魔3D也被人通过制造了3分钟的拥堵时间,从而拿走了巨额奖金。 你很难想象在一个金融系统上,可以制造一个禁止所有竞争对手,只有你一个人来操作的事情。试想,如果你在一个交易所,可以禁止所有其他用户3分钟参与交易,只有你来交易的后果吗? 以太坊将所有的合约都托管到主链上,并且在主链上执行必然会带来这样的结果。让我们来看看比特币现金是怎么做的。 第2章 比特币现金的解决方案 比特大陆的姜家志他们在比特币现金上搞了一个虫洞项目,海外也有团队搞了Keoken项目,现在又出来一个bitcointoken,使用的原理都差不多。都是基于比特币现金区块链的二层智能合约平台。 基本原理这样的,所有的合约代码以交易的方式托管到比特币现金主链上,存放在op return字段里,但比特币现金主链并不执行合约代码。合约代码托管在比特币现金主链,就获得了代码的不可篡改性。 而代码的执行则交给虫洞的客户端来执行,虫洞客户端会读取比特币现金主链上的代码,然后执行,并反馈给网络结果,并且将执行结果以交易的方式再次写入比特币现金区块。这样执行的结果也获得了不可逆性。 因为以太坊的合约是所有的矿工节点都会执行并且会得出一个相同的结果,而虫洞协议只是BCH矿工节点不执行合约,而是交给其他节点去执行,请问,这两者的安全性是一样的吗? 第3章BCH二层网络的安全性分析 在安全模型性上,虫洞的安全性和以太坊的安全性也是一样的。在以太坊上,安全模型是这样的。比如我们要在以太坊网络执行1+1这个合约,正确的结果就是2。 以太坊的矿工,在挖到一个区块后,就会执行这个合约,他执行的结果必然是2,但他可以作恶,故意骗所有用户是3,用户也是没有办法的。但其他矿工节点,也会去执行这个合约,如果他们执行的结果是2,那就会孤立掉这个作恶的矿工的区块,这个矿工就会损失掉一个区块的奖励和手续费。所以说,这就是所谓的区块链是无须信任的根本原理,是因为我们认为区块链网络上的挖矿节点没有人会冒被孤立区块的风险,去发布一个假的结果。 普通用户不运行完整节点,也没关系,他只需要随机访问网络上的其他完整节点,并索要合约结果,一对比就知道有没有问题了。因为网络是开放的,任何作恶的节点是无法阻止用户去访问其他节点查询对比结果的。 而虫洞的安全模型也是一样的,合约代码和执行结果都被托管到比特现金主链区块上,合约的执行是由虫洞客户端执行,并将执行结果发到BCH主链上。我们先假定虫洞客户端是不作恶的。BCH主链上的矿工有可能作恶吗?这是不可能的,因为BCH主链区块上的矿工不可能冒被孤立区块的风险故意去制造一个和正确结果相冲突(双花掉对的结果交易)的假的执行结果。矿工节点确实可以打包一个假的合约结果,但它无法删除正确的合约结果,那这就不会影响用户的资产。 现在我们假定某一个虫洞客户端会作恶呢?所有的虫洞客户端都可以识别出真的执行结果,并反馈给用户。但如果有一个虫洞客户端要作恶,故意给用户一个假的合约结果,毫无疑问,矿工节点都会打包这个假的合约结果,但这个作恶的客户端无法阻止用户去访问别的客户端的获得正确的结果的,矿工节点也不会拒绝打包这些正确的结果。用户就可以通过更换客户端来获得正确的结果。这和以太坊是一样的,以太坊节点也是可以欺骗连在它上面的轻钱包的,但节点是无法偷钱的,用户只需要将私钥导入到另外一个钱包,就可以获得正确的余额。 有没有可能一个虫洞客户端和矿池合作,来完成诈骗呢?这个类似于矿池节点整合了虫洞客户端。同样不可能,因为其他这个作恶的虫洞客户端发出的错误结果,确实是会,但和上面第一种,矿池节点不敢冒自己区块被孤立的风险去双花掉对的合约结果,只有对的合约结果被其他矿工记录在区块上,用户的资产就可以换一个钱包就可以在链上读取出正确的结果。 最后,有没有可能所有的虫洞节点都来作恶呢?那就是遇到诈骗集团,和设计一个诈骗合约一样的。这和以太坊上的合约也是一样的,以太坊可以设计一个诈骗合约,骗所有人的钱。 第4章 比特币现金的主链+二次网络的架构的优点 比特币现金这种在主链托管代码,但不执行,在二层网络节点上执行的做法,不会对主链造成巨大的压力。这样主链就可以保证非常大的可扩展性。 而且在二次网络本身,各个合约之间是没有关联的,也无须关联,这样二层网络上的合约是可以无限扩展的。 就目前以太坊的架构,我们很难想象,在主链上可以同时运行10万个合约,但使用比特币现金的二层网络架构,那可以运行无数个合约。 第5章 如果我是对的或错的,区块链的未来是什么样子? 如果我们是对的,那以太坊带来的区块链操作系统,让整个世界错误的在这个方向上走了四年多。 以太坊的成功,让区块链世界里几乎所有人都在追求创造各种新奇的区块链操作系统,今年新挤进加密数字货币市值排行版前20的,eos,cardano ada,波场,小蚁Neo,都是区块链操作系统,还有排行更后一点的。 比特币现金提出的二层网络智能合约平台,终于给区块链世界带来的一点新的希望。如果我们是对的,那未来比特币现金将会占据整个加密数字货币市值的大部分份额,大量的区块链业务会迁移到比特处现金网络上来,形成巨大的网络协同效应。 如果如果我是错的呢?我并没有100%的信心说我这套逻辑肯定是对的,因为太多的人不同意我的说法,他们也都是一些牛逼的人,聪明的人,很多人也是本着改变世界的心态来参与,而不是跑来骗钱的。他们这些人甚至有大量的海归,说着流利的英语,博士学位,写的代码都是牛逼的算法,…… 但如果真的是我错了,那区块链的世界应该是这样的:各种链非常多,各条链都会占据部分市场,而在所有这些链的顶端,会存在另外一种特殊的链,跨链的链。闪电网络,中继,侧链,都是拥有跨链的功能,现在最火的跨链的项目包括cosmos,波卡,闪电网络,都是试图在各种链上完成衔接作用,在跨链协议上形成网络效应。 第6章 结束语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主链可以无限扩展的笨协议,配上二层网络来实各种的智能终端的区块链。只要比特币现金的主链可以无限扩展,区块可以是32M,64M,128M,……,1G,32G,比特币现金的笨协议加上智能终端必然改变世界。 作者:黄世亮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标题:马云身退 未必功成

“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做阿里巴巴集团的CEO,从来没有想过。到今天更多的是一个责任,和一个历史的机遇。怎么样跑好这一棒,能够不辜负于大家的信任,马老师的信任,和我们前面的这些创业者,从最早的18个创始人到今天。尽管今天阿里巴巴的复杂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我十年前、五年前相比,都已经天翻地覆的变化。”

责任编辑:

如今,阿里已经成为全球市值第四的互联网公司,并高居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马云作为阿里的创始人和精神领袖居功至伟。马云于阿里,如同乔布斯于苹果,可以说无马云、非阿里。也可以想见,即使马云身退,他对阿里的影响还是将无处不在,接任董事长的张勇(逍遥子)也将背负更大的压力,无时无刻接受公众将他与马云放在一起比较和苛责。而且,马云留下的这个商业帝国也并非前途坦荡,一片光明。

值得注意的是, 张勇领导创立了“双11”购物狂欢节,从2009年至今,已经做了连续9年的“双11”操盘手,并将其打造成全球最大的网购节。

原标题:基于比特币现金BCH二层网络能实现区块链2.0以太坊的智能化吗?

之后阿里便一骑绝尘,产品业务一步一步地进入到中国人的生活当中。从买东西要通过银行或邮局汇款,到开发第三方信用担保平台支付宝,新模式彻底打消了阻碍中国人网购的最后一道屏障,开启了中国互联网的电商时代;2013年余额宝推出并迅速风靡,第一个在中国人中普及了互联网理财;之后围绕电商生态建立菜鸟物流网络、收购或自建文娱版块、创立阿里云重新回归2B业务,阿里打造了一个市场驱动的封闭商业场景和商业帝国。

在澎湃新闻记者过去两年与张勇的多次交流中,张勇表现出务实、逻辑清晰、善于投资管理、排兵布阵的形象。张勇是上海人,1972年出生,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拥有金融学学士学位,他周末常常往返沪杭两地。

国际化:卓越与伟大

去年,在阿里股票节节上升的时候,曾有人预测,从增速来看,阿里市值超越亚马逊只是时间的问题,现在看来,这种看法可能过于乐观。如果将视野拉大到世界范围来看,不论是在2C还是2B领域,阿里与亚马逊的差距,是卓越与伟大的差距。

亚马逊作为电商鼻祖,它在电商之外的努力更多是开拓性的,让人看到它更多的可能性。2014年11月,亚马逊推出了一款全新概念的智能音箱Echo,开启了美国家庭的智能音箱时代,直接影响到了美国的消费趋势。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IRP的最新数据,截至2018年6月30日,美国家庭的智能音箱安装量已经达到了 5000 万台,亚马逊市场占有率达到70%,其在美销量约为3500万台,位居第一。而在中国,阿里直到2017年才全面进入智能音箱领域,更大意义上是跟风之举。

在2B领域,阿里津津乐道的云计算业务,虽然在国内无人匹敌,世界范围内却是对手如云。近日,美国市场研究机构Synergy Research Group发布了2018年一季度全球公有云厂商排名。亚马逊AWS的排名高居世界及各地区第一,阿里云在世界范围内排名第四,而这更得益于中国国内业务的贡献,在北美、欧洲、中东、非洲及拉丁美洲,甚至进入不了前五。

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 1

而根据高盛的分析报告测算,亚马逊AWS2017年营收约为159亿美元,其次是微软云、谷歌云和阿里云分别为50亿美元、19亿美元和14亿美元。亚马逊AWS一家的营收额相当于第2名到第15名的营收总和。如果从体量来看,阿里云想要撼动亚马逊的地位,甚至赶上微软,显然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在网传马云的新名片上,11个title赫然纸上,但居高位的,紧跟着马云两个字后面的是大大的“老师”两个字,也许身退后的马云,会回归到他老师的身份。但阿里的故事,显然还没有讲完。也许我们对阿里过于苛刻,但作为中国互联网最闪光的名片,阿里的兴衰,无疑代表了中国互联网及新经济的兴衰;阿里的每一个创新,带动的是整个中国互联网的进步。马云转身后,待看张勇,如何将阿里从卓越带向伟大。

数据说明:

1.除特别说明外,数据来源于“猎豹大数据”(cn.data.cmcm.com)移动数据分析平台,猎豹全球智库将在此基础上为大家提供更权威、详实的移动互联网行业报告;

2.数据为猎豹产品日常功能收集,符合相关法律法规;

3.数据受到猎豹产品的用户规模、分布影响;

4.本文中所涉及数据均来自安卓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马云问他为什么会来阿里,张勇答得直接,“

国内业务后有追兵,攻上乏力

根据最新一期财报,阿里的核心电商业务创造的营收占到了阿里的86%,“而其他天天上热搜的大文娱、云计算等创新业务、线下实体+零售业务等只占到了阿里营收个位数的比重,这些个新业务虽然个个想象空间巨大,但没有一个不是“赔钱货”(没有养大,暂时在投入期烧钱中),这些个子子孙孙都眼巴巴地靠电商业务输血,所以电商还真的是阿里的基本盘。”(港股那些事)

但这个基本盘,也并不是稳坐泰山之颠,万无一失。

1. 电商基本盘受威胁

两年前我们曾写了一篇文章说,从活跃用户来看,淘宝是京东的7倍。当时我们天真地以为,这已经是中国电商的终极格局了:淘宝、京东雄踞高位,淘宝霸主地位不可动摇,京东顶多能稍稍拉近一点距离,至于唯品会、小红书这些细分领域的玩家,只能从大饼边缘分一杯羹,做第一也并不是他们的志向所在。

但自从拼多多开始致力于服务北京五环外的那群人,仰仗着腾讯爸爸的流量和地盘,从此走上了开挂模式,承平已久的电商版图终于裂了一个缝。从周活跃用户看,2017年中即一举超越了京东,就在人们以为它已经走到头的时候,它又一路向上,逼近淘宝,如今在周活跃渗透率这一指标上,与淘宝已经不到2个百分点。

不要小看了拼多多,虽然世人现在经常以拼夕夕调侃之,想当年淘宝也是顶着卖假货的帽子,在当当、易趣的重围中突破出来的。阿里也感受到了拼多多步步紧逼带来的威胁,成立“打多办”,火速上线了“淘宝特价”,但效果并不尽如人意。

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 2

2. 水土不服大文娱

如果要说中国互联网最为可惜的一个公司或产品,优酷绝对算得上一个。这个曾经的在线视频行业老大,由于定位、战略的不清晰,一步步地被爱奇艺和腾讯视频赶超。在2016年被阿里收购之后,阿里原以为可以凭借自己的财大气粗让优酷重新崛起,但或许阿里过于纠结于要让优酷融入到它的电商生态当中去,开发了一系列与购买行为相关的工具和综艺节目,没想到在长视频领域中,看视频并不与购买商品强关联,有时甚至可能起到反作用,导致这些改良既不叫好也不叫座。优酷要想重新挑战第一的坐席,必定需要重整旗鼓。

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 3

在阿里的大文娱版块中,音乐类产品更为坎坷。在PC时代有着良好口碑的音乐软件天天动听2013 年底被卖给阿里,2015 年整合进阿里音乐集团,2016 年4 月更名阿里星球,2016 年 12 月 12 日阿里星球正式宣布由于更新版本需要,将停止音乐服务。

与优酷的症结一样,从更名为阿里星球开始,阿里就已经把其定位为“可交易的粉丝娱乐交互平台”,尝试“粉丝+电商”的直接对接。可音乐与电商生态终究有些水土不服,如今阿里星球已经彻底消失不见,旗下的虾米音乐也难与腾讯系和网易云音乐相匹敌。

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 4

大家讲平台都讲开放,我认为所有的商业场景,最终是一种在互利下的合作,不存在一种单方面的开放。如果只是说我为你,你不为我,我觉得很是虚伪的。”张勇说。

马云将隐退的消息,成功地抢走了隔壁的头条,也让隔壁的公关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选择淡出公司的事务,不仅是马云自己的选择,可能也是董事会的集体决定。最近的事情证明阿里此举颇有先见之明,如果一个公司的个人色彩太重,一旦有证实或莫须有的负面出现,会引发公司和股票层面大规模的动荡,在某些个案上面,可能还会是灭顶之灾。用阿里自己的话说,在制度层面削弱马云个人的控制权,是规避“关键人风险”。

2008年,张勇兼任淘宝网首席运营官兼淘宝商城总经理。当时的淘宝商城处于困境中,是不同于淘宝的B2C业务,张勇以内部创业的姿态带领了淘宝商城高速发展。2011年淘宝商城成为独立业务天猫后,张勇出任天猫总裁。2013年9月起,张勇担任阿里巴巴集团首席运营官,全面负责阿里巴巴集团国内和国际业务的运营,带领集团完成移动互联网转型,建立综合性全球物流网络菜鸟网络。

毫无疑问,马云这19年的功绩是辉煌的。尤记得我刚上大学时,当时中国还是以新闻门户为互联网代表的时代,新浪、网易、搜狐等刚刚从世纪末的全球互联网泡沫中缓过劲来。阿里还仅仅是个做B2B生意的阿里巴巴,正向社会征集它的一个新2C电商网站的名字,被选中的有大奖。我绞尽脑汁地为它贡献了一个我心仪的名字,后来我才发现这只是一个“有预谋”的市场营销活动,这个网站的名字早就定下了,叫淘宝。

据财经国家周刊报道,张勇刚从盛大跳槽到阿里时,有次开会,时任阿里董事局主席兼CEO的马云问一众高管,谁是MBA,他举手;又问,谁是职业经理人,他又举手。后来他才知道,这是马云最讨厌的两类人。

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 5

我的性格是不会跟你吵架的人,但我也是有脾气的。冷静下来要看很多问题,最终肯定不会靠炒嘴皮子赢,最终还是看你的服务、业务发展、价值所带来的意义,这是最重要的。”

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 6

“我一直是这句话,就像踢球一样,把球踢进球门去,你怕裁判吹哨,当然会有,但也是小概率事件。我们还是要相信这个世道是公平的,如果所谓公平正义的想法都没有,那很多事情就没法做了。

张勇预判到移动电商的爆发,决定先把其他无线计划暂时搁置,由手淘把即将从PC端导入的巨大流量承接住,成为一个超级App。为此,张勇抽调了手淘、PC淘宝、搜索三个部门的精兵强将,统一KPI和架构,无条件为手淘App的崛起让路。

原标题:马云接班人张勇:CFO出身创立双11,最大优势是睡得着觉

譬如关于平台,张勇认为,需要重新定义。“什么叫平台?平台不是说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叫平台,平台更不是说搞个自由贸易市场叫平台,平台是有商业规则、行为规范的,这是参与这个平台的各方共同约定共同遵循的东西……

我已经干过一个30亿美金企业的CFO了,我想干个300亿美金的。”如今,阿里巴巴市值已经突破4000亿美元,张勇的理想早已超额达成。

加入阿里巴巴集团前,张勇担任在线游戏开发和运营商盛大互动娱乐有限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在此之前,张勇于上海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担任审计和企业咨询部门的高级管理人员。

2015年5月10日,张勇接任陆兆禧成为阿里巴巴集团第三任CEO。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发布于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马云(杰克 Ma)继承者张勇,基于比特币现金B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