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交互搞掂未来游戏,自拍的男人也自恋

贾岳杭老师的工作室在北京CBD核心区的一座商住公寓中,两面是玻璃幕墙,视野很开阔,在初春的下午,阳光从西边斜照进屋里暖暖的。屋内陈设简单极了,完全出乎想象,一台个人用的笔记本电脑,旁边是一个画满各种创意、思维导图的白板,一张摆满各种DIY工具的工作台,只是在屋角的格子里有一台高大威猛的工作站比较醒目。贾岳杭老师给我们煮了一杯肯尼亚咖啡,然后就惬意的聊起来。

对于汉子们来说,在脸书(Facebook)和Instagram这样的社交媒体上晒很多自拍,可不是什么好事。

图片 1

制造终极互动游戏——“人形游戏”

G:您跟我们想象的游戏设计师不太一样,我看到您的工作台上还有一台微型机床,还有很多伺服电机……除了游戏编程,您经常动手做一些好玩的东西?

图片 2

贾岳杭的DIY工作台

J:我可不是一个游戏程序设计师,那是码农,应该叫做多媒体交互设计师。现在的游戏大多数是在各种电子平台上运行,什么PC啊、笔记本啊、各种Pad、手机之类的,一般只能在视觉、听觉上与人产生互动。而且人机交互的方式是有限的,无论是键盘、鼠标还是触摸屏,给人感觉就是和机器打交道,任何机器都需要与人打交道,这就是人机交互,普通用户不会满足于总是输入“特殊的指令”,更何况是为了娱乐而玩游戏了。为什么现在很多公司喜欢做人形机器人?比如日本本田公司的阿西莫,它看上去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却是一个很强的人机交互实验平台。把机器人设计成有胳膊有腿,这本身就是设计的人性化,让人有亲近感,一台人形机器人,再加上声音、图像、触觉等各种传感器,如果在具备人类语言的识别的反馈能力,走出虚拟世界的“游戏伙伴”就出现了。当然,现在也有一些简单的“机器人”可以与人“做游戏”,像各种Saber机器人玩具,不过那些只能给孩子们玩玩,像我这样的老Geek,还是自己DIY吧。

图片 3

贾岳杭和他DIY的“真实游戏”

贾岳杭从抽屉里拿出一块布满芯片电路板:“这就是机器人肚子里的东西——Arduino平台,他可以连接各种传感器和数据接口,比如蓝牙、无线WiFi或者电脑的USB,接受指令后转化成PWM信号输出给马达,做出各种动作。不过Arduino平台只能做到数据的收发和转换,还不具备“大脑”的能力,需要要上位机,就是那台工作站来完成智能分析,发送正确的驱动信号至机器人。

Tips:阿西莫

“阿西莫”(ASIMO)机器人2000年10月31日诞生在日本本田技研工业公司,身高130厘米,体重54公斤,能自如地走动、跳舞、甚至是爬楼梯、踢足球。阿西莫拥有目前人形机器人领域最强的移动能力、利用工具与人的协调能力,以及极高的信息交流能力。它能察觉物体、识别程序化面孔、理解手势,当你向“阿西莫”举起手摆出“停”的姿势时,它会停住。当它遇到“熟悉”的面孔会向人挥手致意。

图片 4

最新研究表明,与其他人相比,发布更多个人照片的男性在自恋和精神病态(psychopathy)测试中得分更高。而且,那些更喜欢发布个人照片前对照片进行编辑的男人在自恋测试和自我物化(self-objectification)测试中得分更高,这两个测验都用于衡量他们多么看重自己的外表。

(文 / 理查德·普赖斯)几乎所有的技术与医学发明都源于科学发现。世界上绝大部分的创新都得益于科学的驱动;科学发展越快,世界前进得也越快。

畅想未来的Game——体感游戏&云游戏

G:是不是未来的游戏都能够从多种感官调动游戏参与者? J:恩,和人形机器玩游戏,可能还有点科幻,不过目前来看,体感游戏互动和云游戏是近期游戏发展的流行趋势。

图片 5

用身体控制游戏

G:我们在您的博客上看到您DIY了一个“三维扫描仪”,这是用来为了开发体感互动游戏用的么?

图片 6

贾岳杭DIY的3D扫描仪(图片来自贾岳杭的博客)

J:那个三维扫描仪本来是为了用图形反算的方式,做到物理识别,提高3D建模的效率,比如把一个玩偶放在3D扫描仪下,就像在医院做核磁共振扫描一样,马上在计算机上出现这个物体的三维模型,当然不是透视的,而是表面的。不过现在这台还不太成功,因为我能买到的摄像头分辨率不高,而且帧率也太低了。高性能的摄像头都运用在国家安全领域,高速摄像头扫描一张脸庞,通过小波分析技术,瞬间就能完成面部识别,准确率在95%以上,再到数据库中进行比对,就知道你是谁了。

Tips:小波分析

小波分析是指利用“小波”在时间(空间)频率的局部化进行分析,通过伸缩平移运算对信号(函数)逐步进行多尺度细化,最终达到高频处时间细分,低频处频率细分,能自动适应时频信号分析的要求,从而可聚焦到信号的任意细节。现在应用领域很广:从信号分析、图像处理,到量子力学、理论物理在到音乐与语言的人工合成等,常见的医学成像与诊断也是一种小波。

G:“云游戏”和现在的网络游戏有什么本质区别么?

J:说到云游戏,和传统的Server-Client结构是有本质区别的。“云”其实是运算技术发展的必然产物:硅基计算机所遵循的“摩尔定律”已经接近极限,必须要靠分布式大规模集成运算,来代替越来越变态的终端设备。未来的游戏拼的是电信的基础设施,比如韩国已经普及了光纤入户,基础设施过关的话,就可以把游戏的运算结果实时推送给用户。现在国内对于“云游戏”的概念比较混乱。真正的云游戏,应该能够让用户在本地客户端不用再进行大规模运算,也不需要存储本地数据,将运算和存储完全放在云端,用户在各种客户端打开都是一样的体验,不管你用电脑,还是Pad,还是手机或电视。另外“云”应该还有很强的事务处理能力。比如你要为爱人买一束花,不仅可以在网上花店选择最合适的品种,还可以在网络上了解到这束花的产地、开放日期、保质期等,甚至是和在什么时候用怎样的浪漫方式送给对方,都会有很好的推荐,给人们带来最大的便利。也许未来的游戏世界和真实世界没有明显的界线。

图片 7发太多自拍照的男人可能会给人负面印象。图片来源:Ohio State University

科学传播的现状

如今,阻碍科学向前发展的,有两大关键问题:

  • 成果发表滞后:从论文完成到论文发表,平均需要 12 个月。
  • 发表形式单一:科学家只通过一种方式交流思想:学术论文。他们不会利用网络时代其他传播范围更广的媒介。

解决上述两个问题,收益将是显著的:如果扫清了这两大障碍,科学发展将突飞猛进,推动医学和技术飞速革新。治愈癌症需要的时间将往前提个 2-3 年,从而拯救成百万、上千万人的生命。

成果发表滞后

首先要解决的,便是科学成果的传播延时的问题。科学论文完成后,平均需要 12 个月才能被全球的科学同行看到。期间,论文需要接受同侪审查,这又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如果你读了一篇论文,产生了一些想法,写下来发到学术圈里面,等其他人读到你的反馈,又已经过了差不多一年。

科学本质上就是全世界科学家的对话。目前,这个 “对话” 双方发言的间隔时间平均为 12 个月,这 12 个月的延时对科学思想的流通形成了巨大的阻力。

想象一下,如果网络的速度慢下来:每篇博文、每条微博、每张相片,都要在点击发布的 12 个月之后才能显示出来,你 Facebook 主页上的 “新鲜事” 都是 12 个月之前发生的,那抗议的吼声一定震天响,人们纷纷涌进国会呼呼改革,提高网速。

时间延滞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科学成果的传播,消除这种影响对全球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发表形式单一

古往今来,如果一个科学家想要为科学体系做出贡献,必须将自己的观点呈现在科学论文中。

利用博客来传播科学的方法并没有得到发展,因为写博客不能给科学家带来声望。经常有科学家表示: “我不会把这些观点写到博客里,因为它们可以用到我几年以后会发表的论文里。” 所以,这几年时间里,没有人能得到什么。

大部分用网络分享信息的人利用了网络媒体多元化的优势。人们用各种形式共享信息:视频文件、状态更新、博客文章、博客评论、数据集、交互图,以及其他方式。

相对而言,如果科学家想要跟同行交流自己手头关于蛋白质的研究,就需要写论文,配上蛋白质的黑白二维图像。哪怕论文的确是更合适的科学知识传播媒介,可论文并不支持彩色的三维蛋白质交互模型。

想成为多媒体交互设计师,得有“金刚钻”

G:要想成为向您这样的多媒体交互设计师,要具备那些本领?

图片 8

游戏开发利器——ThinkStation D20工作站

J:除了有动手能力,能自己DIY一些小东西,交互游戏设计师还得会点数学。因为我们天天打交道的就是点乘和叉乘运算、确定法线、构建多边形、计算Cosθ以确定是否碰撞……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向量运算。与擅长通用计算的CPU相比,GPU也就是显卡核心更加擅长,GPU是由硬件实现的一组图形函数的集合,这些函数主要用于绘制各种图形所需要的运算。这些和像素,光影处理,3D 坐标变换等相关的运算由GPU硬件加速来实现。图形运算的特点是大量同类型数据的密集运算——像上面说的那些向量运算,GPU的微架构就是面向适合于系数矩阵类型的数值计算而设计的,大量重复设计的计算单元,使同一公式采用不同系数同时间段进行多次运算——大量数值运算的线程。像我用的这台联想ThinkStation D20工作站,显卡是NVIDIA Quadro 600,是一种入门级的专业3D显卡,拥有96个CUDA并行处理器核心。虽然他的CPU同样强悍——两颗Intel至强5600,但一共也只有12个核心,而且是串行运算,在点乘和叉乘执行效率方面都不能和GPU相比。

G:除了这些,想成为多媒体交互设计师,还要有哪些特殊装备么?

图片 9

记录各种“小聪明”的白板

J:恩,还需要一个白板,纸、笔,随时写写画画,把瞬间的灵感和思路记录下来。游戏设计最大的魅力就是要有“小聪明”,手段要新颖,想法要简单。

“晒很多自拍照而且花时间编辑照片的男人更自恋,这个结论一点都不出人意料,但这是该现象首次在研究中得到了确认。”该项研究的第一作者、俄亥俄州立大学的传播学副教授杰西·福克斯(Jesse Fox)说。

科学传播的前景

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发明了万维网(World Wide Web),目的在于方便和同事分享研究。网络已经对科学形成了冲击,但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网络将会彻底改变科学家互动的方式。

从第一个学术期刊的建立到现在已经有 400 年了,科学家一直在用论文交流学术。但是在未来的 5-10 年里,学者的交流方式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即时传播

第一个变化便是所有科学思想的即时传播。一些网站,比如 arXiv, Academia.edu, Mendeley 和 ResearchGate 已经在科学的某些领域里实现了即时传播。这一趋势将扩大到所有的科学领域。

不出几年,那时候科学家回望现在,会觉得需要一年时间把科学思想传播到世界各处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假设微博、博客和一般网络内容要花上 12 个月时间传播会天下大乱,同样,发表成果滞后也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即时传播意味着将学术思想传播的时间缩短为一天,甚至更短。传播的加速对科学的进步起着变革性的影响,科学发现也会产出得更快。

20 世纪技术的发展相对于前几个世纪快了很多。其中有个原因是 20 世纪发明了许多高效的通信工具:电话、电视、互联网。科学的即时传播也会对科学的发展有着同样的变革性影响。

多元化的媒介

一直以来,科学家把论文输入到电脑上,保存为 PDF 格式,然后把文档上传到网络。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科学内容会日益成为网页内容,并且文章写作的初衷就是将之公布于网络之上。科学内容的创建将具有完全互动性和网络的多元性。大部分的论文科学家都从网上下载,并打印出来阅读。这些科学内容的创建方式决定着文章打印出来具有可阅读性。

大多数网络内容都具有固有的丰富性。没有人会打印出 Twitter、Facebook 上的新鲜事或者博客来读。打印对大多数网络内容没有意义,比如 YouTube 上的视频、Facebook 上的照片、交互式地图,还有那些在 Quantcast 或者 Yahoo 财经上的交互图。

超链接本身就是网络内容中交互性的一部分。你不想打印维基百科里的文章,其中有一个原因是:页面充满了有用的链接,以便人们对文章有更全面的理解,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将链接的内容打印出来。

历史事实是:科学论文需要引用其他论文,但是这些引用并没有设置超链接。对于网民而言,没有把参考文献给出链接是种极其过时的共享方式。

假设博客和 Facebook 的 “新鲜事” 没有链接并且所有内容都是纯文本格式,或者,页面的最后有一些注释可以找到参考文献,但是却不是参考文献的链接。比如说,一段视频的引用注释为 “YouTube.com,喜剧部分,第 10 页。‘可乐瓶爆炸’,视频 ID:34883”。那么你需要去 YouTube 网站搜索出相应的部分去观看这段视频。这样的经历确实是场噩梦,这与实际网络的区别,就如同现在与未来几年科学家完全接受了网络媒体丰富性时,科学传播的区别。

科学家将用各种方式交换信息,比如:数据集、视频、3D 模型、软件程序、图形、博客、状态更新,还有所有这些上面添加的评论。这些信息格式的相互关联将以超链接的方式完成,从前的引用方式会被淘汰。用不了几年,人们就会觉得 “引用” 是很古老的概念。

科学正在经历着科技史上最让人兴奋的改革之一。这是一个沟通形式由 “前网络” 向网络运用过渡的时期。科学家对互联网的采纳,会改变科学。科学家将开始用精彩的新方式相互交流,这会对科学发展产生巨大影响。

同侪审查

科学的即时传播会对同侪审查产生什么影响呢?会不会出现滥竽充数,人们无法分辨好坏的情况呢?

几周前,我 TechCrunch 上写过一篇名为《同侪审查的未来》的帖子,提出了网络具有即时传播的模型并且在不断发展的观点。我认为网络的主要发现引擎,也就是搜索引擎,和社会网络,会使同侪审查体系逐步形成。这个网络范围的同侪审查体系、搜索引擎和社会网络,早已促进了大多科学内容的发现。

学术积分

一直以来,科学家通过在有威望的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来获得声望。雇佣委员会和授权委员会向来都是把录用学者论文的期刊的水平作为衡量学者工作质量的标准。近几年,这些委员会也开始关注文章的引用次数了。

科学信息朝向网络内容发展的同时,质量衡量标准也会向着网络内容的衡量标准靠近。网络内容 “积分” 的衡量标准多种多样,并在不断发展。有些是互联网的广泛度量,如独特的访问者、页面浏览量、在线时间。其他度量标准是专门针对某些站点或网站的,比如 Twitter 粉丝的数量,StackOverflow 的积分,Facebook 上喜欢的人数,还有 YouTube 视频点击量等。

随着这些衡量标准逐渐体现在科学内容中,科学家将会更多地分享能得到这些 “学术积分” 的科学知识。如果分享一个数据集可以获得学术积分,我想你会分享这个数据集。如果评论一篇文章可以获得积分,你也会愿意评论它。如果分享一个过程的视频比分享此过程的黑白图片得到的积分多,那么分享视频很快就会成为一种潮流。

“更有趣的发现是,除了自恋之外,这些人对于反社会人格的另一个特征——精神病态,他们的测试得分也较高,而且他们更倾向于自我物化。”福克斯说。研究结果发表在《个性与个体差异》杂志网络版上。

将硅谷资源投入科学发展

科学处在重建和改革的阶段,这是喜人的,对社会的积极作用也是重大的。

推动下一波科学高潮的,不是科学出版商,而是硅谷技术公司对工程师的关注,是天才的、有远见的工程师和产品团队。

在过去的 2-3 年中,硅谷正在将强大的资源投入科研。风险投资、企业家才能和工程师的天赋,开始对未来科学的起步发挥重要作用。

科学研究的生态系统需要更多的资源,更多的工程师、企业家和风险投资。为鼓励将科研成果转化运用到社会生活中,每年用于研发的奖项高达 1 万亿美元。其中,有 2000 亿发给科学组织,8000 亿归私人拥有。有一大批的新公司等待着在硅谷成立。

随着杰出的硅谷创新引擎在科学成果的转化过程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指导作用,我们有望看到科学发展的空前加速。科学将会焕然一新,对全球技术的推动作用也将是无比巨大的。

让我们从现在做起。如果你是个投资人,那就去投资科学初创企业;如果你是个企业家,则去搜集并实现科学理念;如果你是个工程师或者设计者,那你可以做一系列的事情,去推动科学加速向前。

编译原文: The Future of Science
刊发信息: TechCrunch 网站 2012 年 4 月 29 日
作者简介: 理查德·普赖斯(Richard Price)是学术交流与论文共享平台 Academia.edu 网站的创始人与 CEO。
文章图片: 1stwebdesigner.com

福克斯强调,这个结果并不是说,只要哪个男人总在网上贴自拍,他就肯定是自恋狂或精神病态。研究中所有男性被试者的得分都在正常行为的范围内,只是在上述反社会人格特性上的得分高于平均水平。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发布于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多媒体交互搞掂未来游戏,自拍的男人也自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