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过时了吗,不了解你的员工

事实就是邮箱已经过时了

去年,欧洲技术服务巨头阿托斯宣布将要在2014年前摆脱邮箱,几周之前,大众汽车提出要在非工作时间内,关闭一些员工的黑莓电邮服务器。而 IBM 的新执行总裁吉尼·罗曼提(Ginni Rometty)在这个月也给全体员工发送了第一条上任信息,不过她不是给大家群发邮件,而是在 Connections 上投放了一个视频。

Facebook也正尝试将用户转移到自己的信息服务中去,一个超越邮件和即时通讯的服务。Facebook 移动团队的莫利·格雷厄姆(Molly Graham)说道,只用邮件,太慢而且过时。看看每天我们使用的邮件抄送,太愚蠢了。我们在对信息产品进行调查时,查看了大家使用的邮件主题。结果我们发现,80%的主题用的是“嘿”“嗨”这些词语或者干脆不写。主题这种东西已经过时,事实是,邮箱已经过时了。

虽然苏亚雷斯是 IBM 中的舍弃邮箱的“海报男孩”,可是他也承认,邮箱和邮件抄送不会完全消失。不过在这四年的实验中,苏亚雷斯觉得他办事更有效率了,且他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是公开环境下进行的。对苏亚雷斯来说,这不仅仅是更高效而已,舍弃邮箱是为了更好的交流。许多人在使用公司邮箱时,会耍手段使用密送(将你发送给同事的邮件,秘密发送给老板,有栽赃、告状、推卸责任等作用),对同事进行“锅匠,裁缝,士兵,间谍”(一部寻找双面间谍的电影)式的被动攻击。苏亚雷斯说道:如果你经常在办公环境下使用邮箱,你就知道,许多人将邮箱作为对付同事的一个武器。舍弃邮箱也是一种新的工作方式,你无需解释哪些工作是你做的,你做事越公开越透明,你就越能从同事中取得信任。

本文编译自: wired


答: 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每周更新”这个点子。每个星期一,你发送一个列表,写着你最近在做的一些东西,然后程序会生成一个表单并发送给整个公司。这样你就能很快的浏览并知道一个项目的状态,或者某个人正在做什么。它给了你一个很好的公司情况概述。这样你可以关注那些你希望从他们那里得到更新的人,不过我们保证每个人都会自动从我、我们的COO和工程部和产品部的领导那里得到更新。

苏亚雷斯在90年代以实习生的身份进入 IBM 的荷兰主机技术支持中心,当时他还是一个和善的男孩。4年前,他进入IBM的 蓝色IQ社交媒体团队 ,帮助 IBM 的销售人员理解社会媒体的含义。这是一个热门领域,同事们也想要了解更多。苏亚雷斯渐渐成为了 IBM 的有名的社交媒体之星,因此,他不得不违背自己意愿,花额外的时间通过邮件回复问题和分配工作。问题接踵而至,苏亚雷斯快精疲力竭了。他说道:我对完成别人的工作而不是自己的本分工作,开始厌倦了。

编译自gizmag网站: Pinpoint unsavory elements in your neighborhood with the Criminal Tracker app

当我发送出我的列表时,第一个标题是“我特别特别想做的东西”,下一个是“我不是那么特别想做的东西”或者“我感到焦虑的东西”。再下来一般是每周语录——我从我们的一个投资人那里听来的或者不小心从一个员工那里听到的——然后我会放上我的事务更新。

电子邮件的符号@ 图片来源:alegriatech.net

罪犯追踪这个应用是和美国司法部合作共同开发的。根据美国司法部的一项研究,性犯罪者再犯的几率会比其他类型罪犯高出3倍,而大约60%的有过性犯罪前科的人处于外出假释或缓刑的状态,居住在这些罪犯周围的居民的安全受到威胁。鉴于这些罪犯秘密潜伏在你的居住地附近,给你带来些许恐慌,该软件开发商宣称通过此应用可以快速确定给定区域内不良分子的位置。源于其数据库宣称与国家犯罪分子个人情报(National Criminal Index)相挂钩,罪犯追踪应用所检索出的信息并不仅局限于性犯罪者的信息,还包括其他最新资料。

有段时间我开始觉得跟我们旧金山办公室的人有点儿连不上了,于是我们就买了两个带摄像机的大屏幕,装在那边和纽约办公室这边。它们全天都开着,你这么走过去然后说:“嘿,皮特,怎么样?能帮我叫一下本吗?”简直太好用了。

苏亚雷斯可能是摆脱邮箱重负中最出名的 IBM 员工了,但是他不孤独,他认为现在有几十位员工都在做同样的事情。朱莉安娜·梁(Juliana Leong)就是其中一位,和苏亚雷斯一样,她也没有完全抛弃电邮。但是当同事给她发邮件时,她会通过 Connections 回复。项目经理梁说道,这样更高效。员工会在内网对梁进行提问,很多时候,梁甚至还没看到问题,他们就已经从梁的同事那得到了答案。这些答复是公开的,其他人也能看到,这就意味着,梁要解决的问题变得更少了。梁说道,她的 IBM 同事已经开始注意苏亚雷斯了。由于他在 IBM 的社交领域是个很杰出人物,所以很多人想效仿他。虽然梁并不知道他们因此变得有多高效,但是她的办公室已经将减少邮箱使用作为 2012 的中心了。

作者: Paul Ridden

问:你怎么保证得到的都是真实的反馈呢?

图片 1

近日,苹果应用商店上架一款新应用,名为罪犯追踪(Criminal Tracker),此应用可以在手机上追踪和确定你附近给定区域内半径为40英里(约65公里)范围内的罪犯位置。如性犯罪者等行踪都立马现行。

问:你的领导风格还发生了哪些变化呢?

路易斯·苏亚雷斯是个极端的例子,但是他恰好代表了,技术世界正逐渐从电子邮件移民到社交网络和其他服务上的趋势。对很多人来说,像 Facebook 和 Twitter 这样的服务已经代替,或者至少是部分代替了邮箱。Facebook 已经推出了@facebook.com电子邮箱地址,以此鼓励8亿多用户在网站上交流。甚至老牌技术巨头,如IBM都正在往同一方向进发。

美国执法机构自从90年代中期开始,就根据梅根法案要求记录下性犯罪者的确切行踪。在册登记的那些信息还可以从司法部的德路索丁全国性罪犯公共网站(Dru Sjodin National Sex Offender Public Website)中自由检索到。

但我们作为一个团队,对于我们将要改变的一些东西,一直是非常透明的。团队有可能会过大。也可能会有太多的意见和观点。所有这些小杠杆都是我们可以调整的,而这就是你怎么把一个感觉有点不行了的,或者不如当初那么有效的东西拿过来,修正它。

当路易斯·苏亚雷斯(Luis Suarez)决定要活在一个没有邮件的世界中时,他的一些同事认为他这是在犯傻,因为他可是在为世界顶级电邮软件厂商之一的IBM工作。但是苏亚雷斯已经准备好从邮件的禁锢中独立了。和其他处在21世纪的白领一样,他每天都要遭受40余封邮件的轰炸,远超过他想要回复的邮件数。

据说该罪犯追踪应用不仅提供近邻性犯罪者的信息,还宣称提供该区域内一些其他不良分子的信息。虽然目前也没什么单独的信息来核实其准确性,但该应用开发商与执法机构保持紧密合作关系,以确保罪犯数据库能够实时得到更新。

问:给我说说一些有关你们企业文化的事情吧。

因此在2008年2月,他几乎停止了邮件的发送。事实上苏亚雷斯并没有彻底禁用邮箱,他还是每天花上2分钟左右查看邮件,许多邮件其实是内部会议通知,不过他仍使用邮箱进行一对一交谈。但是大多数时候,当人们给苏亚雷斯发邮件时,他会通过社交媒体进行回复,并暗示同事通过 Twitter、Google+或者用 IBM 的内部社交网络 Connections 进行交谈。苏亚雷斯的想法是,如果他的多数交谈是在公开环境下进行的,那么他花在交谈上的时间就会更少。

图片 2

至于我们自我意识的方式,当你到达了这个阶段确实很有帮助,因为你不会不好意思说,“我们现在做这个的方法不管用,我们必须改变一些东西。”然后当我们对员工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就不会引起太大震荡。这比较容易,因为我们以前已经这样做过了。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发布于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电子邮件过时了吗,不了解你的员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