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益壮大的地下产业,问答搜索

在亚马逊新款 Paperwhite Kinde 和 Kindle Fire 的发布会上,杰夫·贝佐斯还未进行任何新设备的介绍,他的演讲主旨就已经先定下来了。 “人们不再想要小配件了,” 贝佐斯宣称,这就是为什么 Kindle Fire 成功了,而其他安卓平板失败了。 “消费者想要不断完善的服务,他们想要服务每时每刻都得到改善。” 这句声明标志着亚马逊这家公司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表明了它在新用户市场上的突出反应,以及它是如何在众多竞争者中自我定位的。

想要融入派对的不速之客

但就算瑟瑞珂拉女士很满意她这么快就结束了争论,谷歌(Google)和其他的科技公司却不会这么想。他们知道自己无论在哪儿都是社交聚会上的不速之客;他们想找出一些新的、不那么突兀的方法融入派对——诸如语音搜索、连入互联网的眼镜等可穿着电脑设备,或者嵌有屏幕的餐桌等等——从而使自己讨主人的喜欢。

上谷歌搜索问题的答案已经成为一种被接受的社交行为;但是,谷歌的搜索业务高级副总裁阿密特•辛哈尔(Amit Singhal)说:“你在宴会上看到人这么做还是有些尴尬。未来的关键是你怎么样才能让这种对话在社交上显得更正常。”

辛哈尔先生说的,是计算机科学家们称之为“普适计算”或“智能扩增”的概念——电脑将不再是开机使用的设备,而将与我们的日常生活环境紧密结合,连手指头都不用抬一下就能叫它们做事情。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流接口小组的创始人兼主任帕蒂•梅斯(Pattie Maes)说:“问题就不再只是到处都是屏幕或者穿一个屏幕在身上,还是这一整个的想法,话机呀各种设备都变得更上下文感知,因此能提供高度相关的信息。”流接口小组研究如何将数字信息融入日常生活。

她说,比方说如果人们在晚餐时谈论帝王蝶的迁徙规律,电话将能够听到这个然后显示一幅地图。或者说当你遇到一个人,你的眼镜会给你显示这个人LinkedIn的个人资料和你们最近一次的邮件联系的内容。

梅斯女士说:“这是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的融合,它们也不再是两个相对独立的空间,你必须去把它们联系起来那种。”

商业买家(Abuser)(“买粉”的人,主要是广告业者,他们通过打造人气账号以发布广告)

  • 研究人员通过对3笔交易的调查研究认定了11283个商业推特账户,他们中最少的拥有470个关注者。
  • 平均每个账户关注者数量为48885人。
  • 这些账户中的53%关注者数量在4000到2.6万之间。
  • 这些账户中的75% 在自己的资料里发布了网站链接,而正常用户发布链接的比例为31%。

图片 1

11283个买家的平均粉丝量分布

亚马逊理念

亚马逊的理念是:将消费者的需求与公司的激励措施结合在一起,只有当消费者获益时,公司才会获利。如果亚马逊的消费者对 Kindle Fire 还在持续增长的媒体内容和广告感到满意的话,亚马逊就能成功。如果消费者对此感到厌恶,那么亚马逊就会失败。从亚马逊的硬件选择到它的价格定位,无不源于这种理念。

在发布会上,贝佐斯对于亚马逊的产品要去迎合用户的需求这一点表现出了高度的重视。 “如果有人购买了我们的设备,将其丢至抽屉,从此不再使用,那么我们活该赚不到钱。” 这无关于产品制造,这仅仅是用户与厂商之间的交流。亚马逊是世界上最大的商店,有了 Kindle Fire HD 后,杰夫·贝佐斯邀请消费者永远地留在这家商店里。

编译自: Amazon to Apple: the game starts now
文章题图: macmyth.com
内文图片: theverge.com

瑟瑞珂拉女士说:“很快地查某样东西其实增进了对话。”

想要变得出名,想要万众瞩目?社交网络给了人们一种爆红的快速途径——成为网络红人。想成为粉丝如云的网络红人?那你就得成为一个状态帝,分享帝,互粉帝,大家喜欢什么就说什么。当然,有些人不满足于这种低效率的传统手段,于是就出现了“买粉”、“刷粉”等使用金钱买关注者的行为。有买方自然就有卖方,这就涌现出了一批以注册和售卖“僵尸粉”为业的工作室,相信大家在国内的各大微博上都收到过类似“微博没人气,后果很严重!不要怕,我们会帮您吸引到更多粉丝blabla……”的骚扰信息。与此情况相同的是,推特(Twitter)上的这项地下业务也正在慢慢兴起。

当苹果、微软、谷歌和 Facebook 都在制定各不相同的、从个人电脑到后个人电脑时代,以及从台式机到手机时代的发展路线之时,亚马逊在大多数时候都能够绕开这些问题。它从所有竞争者手中取其所需,并不断前进——无论是借用苹果的 iTunes 灵感,还是谷歌的安卓系统。当 iPad 还试图在质疑中证明它不仅仅是一个媒体消费设备、一个装在昂贵机器中的可移动商店时,亚马逊则坦然接受这个定位,并从不否认这一点。

(文/CLAIRE CAIN MILLER)今年31岁的美食编辑和博客写手丽萨•瑟瑞珂拉(Lisa Cericola)前不久在她位于布鲁克林的家中举办了一个派对,餐桌上放着烤牛排和普埃布拉酱(chimichurri),iPod里放着红辣椒乐队(Red Hot Chili Peppers)的曲。

研究简介

在推特上,被交易的对象和国内的微博类似,为“关注者(follower)”(类似于“粉丝”)。在这项开始于2012年5月的研究中,研究人员新建了3个推特账户,之后从eBay和其他网站渠道购买了2万到7万不等的“关注者”。通过对这些“关注者”账户的API定位,以及卖家提供的资料,结合搜索引擎提供的信息,研究人员慢慢摸出了一些门道,发现“买粉”市场的主体有三方:卖家、商业买家和虚假账户。

忘掉安卓

在发布会演讲之初,贝佐斯就将其他安卓平板都打入冷宫,它们不仅过于依赖配置、销量不佳,而且亚马逊在价格和服务上也完胜它们。

谷歌的 Nexus 7 是唯一的一款贝佐斯有意与新 Kindle Fire 平板相提并论的安卓设备,至少它在价格和配置上都与 Fire 相似。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Nexus 7 是一款在价格和配置上都能与第一代 Fire 竞争的十分用心的产品。它在第一代 Fire 面世数月之后才上市,而现在,亚马逊又将赌注压在了 199 美元的平板上了。

至于其他的设备制造商,贝佐斯都不想过提及它们的名字。即便是表面上应该会与亚马逊的 Kindle 相竞争的阅读类平板,如 Nook 和 Kobo 都不能幸免;而 Fire 新的家庭友好型功能,如多账户支持,其实是与 Nook 直接竞争用户的。贝佐斯没有提及 Fire 的软件是基于哪个安卓系统的,究竟新 Fire 是不是基于安卓系统的也不得而知。从发布会中走出,人们可能会猜想亚马逊是否已经开发了一套自己定制的操作系统。

先不论上述分析是对是错,贝佐斯并不将安卓设备商和他们的设备当回事,它正在玩一场与众不同的游戏,并将目标锁定在了一只更强大的猎物上。

和如今的大多数人一样,瑟瑞珂拉女士知道该怎么做。她掏出黑莓手机然后上谷歌搜索了起来。(正确答案是:“我的寂寞只与鸟儿说”(With the birds I’ll share this lonely view),出自歌曲《伤疤》[Scar Tissue]。)

卖家(dealer)(虚假账户建立者及所有人,“买粉”业务卖方主体)

  • 在谷歌中输入“购买推特关注者”,在前100个搜索结果中有20户eBay卖家和58个经营此业务的网站,人们可以通过这些网站和卖家买到“关注者”。
  • 推特用户名可以自由交易,不需要任何身份认证。
  • “关注者”的市场均价是每1000位18美元。
  • 一个卖家手下拥有的关注者(follower)虚假账户可达1.5万或更多。
  • 假设一个卖家手上有2万个虚假账户,其中有一些在7周内进行了2000次关注,每千个关注售价20美元,那么这7周内该卖家每日可以进账800美元。
  • 除了出售关注者,卖家还可以通过很多的副产品牟利,比如说出售状态和转发状态。

图片 2

推特上的粉丝卖家,他在个人简介里直接说:我可以帮你把粉丝涨到15万以上。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发布于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日益壮大的地下产业,问答搜索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