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样化的社交网络,两个创始人间的战争

图片 1

图片 2

(文 / 亚历克西斯·马德里加尔)圣诞节翌日,我在父母家里翻看儿时喜爱的旧书,不知不觉好几天都没上 Twitter 了。将近 3 天,我没看自己的 “新鲜事”,没发推,也没查有谁 @了我。但别以为我能够戒掉 iPhone——这几天,我一直在用 Instagram [1] 偷偷瞧亲朋好友都玩了些啥,乐此不疲。

社交网站将全球数以亿计的人们联系在了一起,在给人们带来便利和资源的同时,它也给我们提出了一个相当棘手的难题,那就是:我们如何在各类社交网站保护好自己的隐私?

左为扎克伯格,右为萨维林。图片来源:foxnews.com

翻着《国家地理世界地图集:我们的世界》(史上最棒的书!),我又注意到了这幅插图(见下图),发现上面有句话很精准地描述了如今的社交网络:

拿社交网站大佬Facebook为例,为了方便人们在网站上找到自己的旧友,Facebook会要求用户使用真名并完善资料,以便更加精确地被他人找到。虽然Facebook对用户承诺这些私人信息不会被公开,但是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却指控Facebook不断的向广告商提供和共享这些信息。就在上周,Facebook承认自己犯了许多错误,并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达成协议,将努力使网站变得更加公开且允许用户自己来设置隐私的级别。

在Facebook上周将IPO规模扩大到150亿之前,Facebook的创建人之一,如今的亿万富翁爱德华多·萨维林(Eduardo Saverin)就已经对外宣布放弃自己的美国公民身份。如此的举动只有一个目的——避税。这一次,也许是萨维林彻底离开Facebook的迹象。不过我们也可以这么说,自从2005年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稀释了他的股份,并设法将他逐出公司,萨维林就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局外人了。

家就是适宜生存的地方。

虽然Facebook正在用户和监管机构的不断监督下,变得更加透明,但GNU计划和自由软件基金会的创始人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Stallman)在接受“今日俄罗斯”的采访时表示:

你也许看过《社交网络》这部电影,电影叙述了萨维林与扎克伯格之间的纠葛。虽说电影终归是电影,难免有艺术的处理,但艺术毕竟也源于生活,基于事实。

图片 3

人们还是不应该使用Facebook和Google+,因为Facebook有大量的监视用户的行为。比如,若你浏览了有Like按钮的网页,就算你不是Facebook的注册用户,Facebook还是可以获取你电脑的IP。所以你访问所有带Like的页面都会被Facebook知道。

事实就是,萨维林因扎克伯格稀释自己的股份,将自己逐出公司而怒气难遏;事实就是,扎克伯格使劲浑身解数,才建立起Facebook这一辉煌的网络帝国;事实就是,在Facebook流光溢彩的表面之下,是纷纷扰扰的纠葛和危不可触的暗流涌动。

《国家地理世界地图集:我们的世界》一书中介绍自然生态系统的一幅图:“家就是适宜生存的地方。” 这句话用来描述了如今的社交网络局势也很精准。

理查德·斯托曼的观点与维基解密的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的想法颇为类似,阿桑奇在被软禁时接受“今日俄罗斯”的采访时将Facebook称之为“有史以来最为骇人的间谍机器”。他爆料到,Facebook坐拥世界上最为复杂有关姓名、地址、与朋友的关系网、交谈对话等信息库,而这所有的信息对美国情报局都是开放的。除此之外,阿桑奇还认为,谷歌、雅虎和其他主要的美国公司都有专供美国情报局使用的内置界面。

这就是事实,这就是我们要说的事实。

提到社交网站时,我们往往想到的是生存周期:一家网站崛起、兴盛,然后被涌现出的竞争者所取代。我们用很漂亮的图表来显示 Facebook 兴起之时,也就是 MySpace 没落之日。

而近日还有一件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的隐私侵犯事件,那就是一款名为 Carrier IQ的内核级间谍软件 被曝光。该软件会暗中收集用户的隐私信息,且由于该软件是内核级的监控软件,所以普通用户无法关闭该功能,目前苹果、HTC和三星等手机商都已证实自己的手机中安装有这种监测性的应用。对此理查德·斯托曼认为手机厂商在设备中内嵌分析型的工具并不令人惊讶,因为在非开源软件中,经常会有这些收集用户的信息的恶意功能。

合作

图片 4

电影《社交网络》剧照

在2003年就快要被日历翻过的时候,哈佛二年级的学生马克·扎克伯格向自己的巴西籍同学爱德华多·萨维林募得15000美元的投资,钱被存在两人共同账户之中。他要用这笔钱来租用服务器,给存于自己内心很久的网站——TheFacebook.com赋予现世的生命。

说起二人当初合作的原因,如今无论是扎克伯格、萨维林还是Facebook官方都不愿向媒体透露任何具体的情形。不过有了扎克伯格当时和朋友发的短信,我们可以猜得一二。

在一封给朋友的短消息中,扎克伯格描述萨维林是个“投资社团的头头”(head of the investment society)。无疑,萨维林很有钱。扎克伯格是这样形容的:“看来内幕交易在巴西是合法的。”因为萨维林是那种上下学都穿着西装领带的人,他给扎克伯格留下了一种颇具商业头脑的感觉,同学们还普遍认为他和巴西黑手党之间有着那么点千丝万缕的关系。

扎克伯格在2004年1月8日和朋友的聊天记录如下:

扎克伯格:爱德华多同意资助我租服务器了。

朋友甲: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扎克伯格:不一定吧?他觉得我的网站会赚钱。

朋友甲:那你怎么想的呢?

扎克伯格:我倒是不大懂商业的东西。

扎克伯格:只要能搞一点名堂出来就够了(make something cool)。

由此看来,扎克伯格选择萨维林的原因一则是出于经济实力的考虑,其二是因为他认为萨维林有自己缺乏的商业头脑。而对于自己,引用聊天中的话来说,只是想“搞一点名堂出来”。

钱到位了,TheFacebook.com网站也于2004年2月开放访问。网站的问世立刻在哈佛引起了轰动,外校的学生也纷纷呼吁把网站扩张到他们学校,这让扎克伯格和他的同事很感动。

网站运行顺利得超乎想象。2004年4月,扎克伯格、萨维林和另一个哈佛的大二学生达斯汀·莫斯科维茨(Dustin Muskovitz)在佛罗里达州建立了Facebook公司。短短的两个月之后,2004年的6月10日,thefacebook.com的名字就被人在哈佛的毕业典礼上提起,火爆程度可见一斑。也许只有在这段时间里创始人之间的关系是融洽的,因为问题马上就出现了。

但实际情况更加复杂。现在的社交应用是堆叠在一起的,数千万人同时身处好几个网络中,哪怕他们自己并没意识到。在一天中,我可能用过 Twitter、Instagram、Facebook、Flickr、Google Plus、LinkedIn、Quora、Skype、Yelp、Pinterest、Rdio,这还不算电子邮箱,还有使用 Google 搜索时潜在的社交网络。 [2]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发布于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多样化的社交网络,两个创始人间的战争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